<acronym id='dion7'><em id='dion7'></em><td id='dion7'><div id='dion7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dion7'><big id='dion7'><big id='dion7'></big><legend id='dion7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• <i id='dion7'><div id='dion7'><ins id='dion7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ins id='dion7'></ins>
        <fieldset id='dion7'></fieldset>

        1. <dl id='dion7'></dl>

          <code id='dion7'><strong id='dion7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<span id='dion7'></span>
            <i id='dion7'></i>
          1. <tr id='dion7'><strong id='dion7'></strong><small id='dion7'></small><button id='dion7'></button><li id='dion7'><noscript id='dion7'><big id='dion7'></big><dt id='dion7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dion7'><table id='dion7'><blockquote id='dion7'><tbody id='dion7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dion7'></u><kbd id='dion7'><kbd id='dion7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2. 詭異自殺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7
            • 来源:香港三级经典在线播放_香港三级片大全_香港三级片下载

            世間最殘忍的犯罪是人性的缺失。

            世間最善良的情感是人性的堅持。

            1.詭異老太

            陰天,傍晚,天空就像掛瞭一片灰蒙蒙的幕佈,似乎隨時有著暴風雨的來臨。

            停好車,我和沈洋走進金老太的傢。出於職業的本能,我快速的四處觀察瞭下,這是一套位於老城區不足60平米的老房子,位置在三層,光線陰暗,散發著一股潮濕晦澀的氣味,屋子內隻有簡單破舊的傢具和還未收拾好的晚餐吃剩的飯菜。

            從桌上的飯菜和環境來看,我直觀的感受到瞭這個城市傢庭的拮據,因為桌上那一碗看不到油水的炒白菜。

            眼前這位幾乎是滿頭白發的老太太,就是幾分鐘前給派出所裡打電話報警的報案人。她在電話裡說,她的孫女失蹤好幾天瞭。

            我仔細的觀察著金老太,老人傢至少已經七十有餘,神情憔悴,像是長期的失眠患者,眼窩深陷,皺紋在她的臉上縱橫著溝溝壑壑,身上穿著的短袖汗衫散發著一股難聞的氣味。

            此刻,金老太不安的坐在客廳裡唯一的一張破舊雙人沙發上,沙啞著嗓子對我和沈洋招瞭招手,示意我們坐下,我左右看瞭看,一地凌亂,一把塑料小凳子已經開裂。

            無處落座,我隻好小心翼翼的側坐在金老太的身邊,沈洋則尷尬的一旁站著。

            我清瞭清嗓子,從包裡拿出紙筆,開始例行公事。

            “老人傢,您報案說您的孫女失蹤瞭,是確定失蹤瞭嗎?”

            “我覺得孫女,孫女要回來找我瞭!”

            “您不是電話裡報警說失蹤瞭嗎?”我很詫異金老太的回答,實在讓我意外,雖然我們經常接到報假警的電話。

            “我孫女回來瞭,她沒失蹤,我孫女回來瞭,她沒失蹤。”金老太的回答重復著,像是回應我,更像是自言自語。

            “老人傢您孫女叫什麼名字?多大瞭?”

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金老太像是沒有聽到。

            我嘆瞭口氣,心想可能被這老太太耍瞭一道。

            正當我準備嚴肅的對她的這種行為提出批評教育的時候,金老太的一個舉動差點讓我跳起來。

            在我沒有防備的時候,金老太突然朝我偏過身子,伸出幹痩如鷹爪的手抓住瞭我的肩膀拼命的搖晃著,之前還毫無生氣的眼睛裡透露著難以表達的神情,像是欣喜又像是難過。

            金老太轉過視線看向客廳的進門口,撒開一直緊抓住我肩膀的手,指著進門口驚喜的顫抖著沖我們叫道:“她回來瞭,我的孫女回來瞭,她在敲門,你們聽到瞭嗎?”

            我見過很多兇殺案的場面,碎屍的、燒死的、巨人觀的。但這一次,我在這個小客廳裡感受到瞭一種莫名的詭異,這種詭異,就像是我們在看恐怖電影的時候,不知道下一個鏡頭會出現什麼。

            而此時,正是這樣。

            我示意沈洋去打開門看一看,沈洋走過去拉開門,突然一個霹靂驚雷,將我們兩人實實在在的嚇瞭一跳。

            拉開門,門外空空蕩蕩的,除瞭破舊的墻壁和灰黑的水泥樓梯,並沒有人。

            沈洋把門關好,沖我搖搖頭,無奈的眼神裡向我傳達著一個訊息:這個金老太有問題。

            是的,我也感受到瞭,這個金老太的神智有問題。

            我正襟危坐,一臉嚴肅起來,正待要對金老太的這種荒唐行為提出批評的時候,金老太更加顫抖起來,身子就像篩糠一樣劇烈的左右抖動,睜大著眼睛直直的盯著空蕩蕩的門外,大聲的呼喊:“童童回來瞭,回來找我瞭,童童啊,是奶奶不好,是奶奶老瞭不中用瞭,奶奶沒照顧好你,奶奶不想你受苦啊!”

            後面我才知道,童童就是金老太報案說失蹤的小孫女。

            我和沈洋走出客廳,站在空蕩蕩的樓梯間,分別朝上朝下張望著,沈洋甚至還下到瞭二樓的轉角平臺處,在我們的視線范圍內,別說一個小女孩,就連大人都不見一個。

            陰暗的天氣讓樓梯間的光線變得越加陰暗,盛夏的傍晚,樓道裡卻是一陣陰涼,潮濕之中帶著一股沉重而又詭異的氣息。

            難道有什麼不幹凈的東西?

            我知道我的這種想法很不正確,我的身份也不能讓我有這種想法,所以這個念頭隻是一瞬間。

            我轉身準備回到客廳,就在我轉過身的那一刻,我卻看到瞭不可思議的一幕:金老太平靜的懸空著一隻手,呈抓握狀,另外一隻手緩慢的晃動著,像是在撫摸著什麼。

            這一幕讓我有一種直覺:金老太得瞭幻想癥。或者直接用通俗的話來說,就是精神出瞭問題,成瞭精神病。

            我走近金老太,正想開口詢問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,卻沒想到,金老太沖我眨巴眨巴眼睛,像是在懸空的拍著什麼物體,輕聲的對我說道:“謝謝你們,我的孫女回來瞭!你們走吧!”

            我正欲回話,沈洋搶先一步開口:“老太太,這屋子裡就我們三個,哪裡有您的孫女?”

            沈洋的話一說出口,我就感覺這話說得有點不合時宜。轉瞬間,金老太太的臉色變瞭,變得很難看,她突然生起氣來,沖我們嚷到:“你們瞎眼瞭,我的孫女明明在我身邊,在你們的面前,你們竟然看不到?”